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如果做女人就该怯懦,我宁愿不做”
话剧《安提戈涅》上海演出

南方周末记者 李邑兰

幕布垂下,先是一只性感美腿撩开了幕布中央,接着,美腿的主人,一位闻着娇艳红玫瑰的西班牙女郎出场了。她看上去像是酒吧的舞女,一番插科打诨逗笑了全场。幕布随之拉开,舞台中央,是一个铺满红色砂石的圆形斗兽场,五位着装现代的演员出场了。

这是法国纯真剧团带来的话剧《安提戈涅》的开场。2017年9月5日、9月6日,这部话剧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进行了两轮演出。

《安提戈涅》是根据古希腊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的作品改编的。故事源于古希腊神话,安提戈涅是俄狄浦斯的女儿。俄狄浦斯就是那个著名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亲生父亲,娶了亲生母亲的希腊悲剧人物,“俄狄浦斯情结”通常指的就是恋母情结。俄狄浦斯原本是希腊神话中忒拜城的国王,在得知自己所娶的妻子竟然是自己的生母之后,俄狄浦斯羞愤不已,主动退位,将王权让给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胞弟克瑞翁。俄狄浦斯的两个儿子,也就是安提戈涅的哥哥们,特克勒斯和玻吕尼刻不满克瑞翁上位,展开了王位争夺战,最后双双战死。克瑞翁颁布法规,禁止埋葬安提戈涅的这两个哥哥。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安提戈涅》剧照 (剧组供图)

《安提戈涅》就在这种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开始的。“安提戈涅”头戴白纱巾哭泣着,她决定反抗克瑞翁的禁令,亲自埋葬两位哥哥。风情万种的西班牙女郎此刻充当了旁白者,向观众娓娓道来安提戈涅葬兄的历史背景,接着,画面一转,整个舞台就聚焦在安提戈涅身上。

圆形斗兽场内,安提戈涅与她的姐姐展开了一番对话。姐姐是怯懦的,她害怕挑战克瑞翁颁布的法规,试图阻止安提戈涅的行动。安提戈涅悲愤地喊道:“这项法律是不公正的……任何人!任何国王!任何神圣!都不能阻止我埋葬我的哥哥!”姐姐提醒她:“你只是一个女人,女人哪有什么力量?”安提戈涅反驳:“如果做女人就该如此怯懦,那我宁愿不再做一个女人。”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安提戈涅》剧照 (剧组供图)

话剧《安提戈涅》并没有纠缠在复杂的古希腊神话中,也没有讨论战争的公平与正义、葬兄的错与对,它探讨最多的,是关于弱势群体挑战威权、为自由抗争这样的现代话题。导演让·夏尔说,他创作《安提戈涅》时,是在为所有弱势群体呐喊,进一步地,是关于多元文化融合的话题。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安提戈涅》剧照 (剧组供图)

弱势群体不止包括女性,在《安提戈涅》中,还有同性恋群体。古希腊神话故事中,没有同性恋维权这样的主题,夏尔找到了“代言人”提瑞西阿斯。他是古希腊神话中底比斯的一位盲人预言者,也是雌雄同体,分别体验过身为女人和身为男人在性爱时的不同欢愉。《安提戈涅》中,那位风情万种的西班牙女郎,此刻又是提瑞西阿斯的化身,“她”摘下头套,换上预言者的衣衫,真身竟是一位精壮的中年男子。话剧尾声,是提瑞西阿斯代表同性恋群体向所谓主流价值观发起挑战。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安提戈涅》剧照 (剧组供图)

策展人水晶是在2016年的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上看到这部《安提戈涅》的,她非常喜欢,决定将其带到上海。关于“安提戈涅”的版本很多,朱丽叶·比诺什也演过,但这一版《安提戈涅》“足够现代”。

这种“现代”首先体现在形式上。夏尔介绍,用西班牙女郎、斗兽场,是一种比喻,是为了将西班牙斗牛和剧中的死亡、抗争进行对比。剧中,西班牙女郎用诙谐的语气讲述一个悲剧的古希腊神话故事,也是夏尔有意的设置,他借鉴了西班牙情色电影大师阿诺多瓦的手法,希望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去描述很深刻沉重的话题,比如死亡、弱势群体的抗争、自由。

“现代性”还体现在话剧的主题上。在水晶看来,安提戈涅的抗争是有意义的。“作为一个社会化的人,我们从小到大至老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被规则驯服、不断向强力屈服、不断放弃反抗的过程。而安提戈涅的起义,是一次唤醒众人的过程:关注人的基本权利、关注公平,也在提醒当权者,不要像克瑞翁那样一意孤行。

www.0755tz.com:深圳同志网 » 话剧《安提戈涅》在上海演出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