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同性之爱就当是吃了转基因禁果吧

“当TA们不在我们生活圈子的时候,多数人敞开怀抱说我接受,少数人说我持保留意见;当TA们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圈子的时候,多数人便选择了沉默,只有少数人敞开怀抱说我接受。”

从一部影片开始——《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电影讲的是一个出柜的故事,一个当身边被异性之间的“正常的爱”所围绕,但仍勇敢的面对自我,打破桎梏,拥抱那个虽然充满激情但也许没有结局的未来。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那么电影也是。电影里奥利弗的爸爸那一番话是多少同性恋所希望的,也许有的人会说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为自己而活,但谁不想生活在一个被理解、被接受、博爱的环境中呢?

同性之爱应该比异性之爱更深刻。

永远也阐之不尽的同性之爱

自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以来,同性之爱从来就没有淡出过人们的视线,也总是被人们所思考,只不过靠近却疏远,好奇又排斥,沉默着接受。

无论《断背山》《莫里斯的情人》《霸王别姬》等电影或多或少的表达的多么唯美和感人,总会觉得阐之未尽,意犹未尽。爱应该就是这样,因排斥而压抑,因压抑而神秘,因神秘而迷人。

从佛洛依德的环境因素到祖格的对照样本再到遗传学,谁都解释不了这份同性之爱“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情深”。

同性之爱可能比异性之爱更高级,但绝对比异性之爱得到的更少。人是社会性动物,爱也是人与人之间的高级情感,所以,爱也很需要社会的认可。

当我们感叹于其他国家对于同性结婚的开放程度的时候,也会反过来诟病同性结婚的合法性在自己国家的未来仍是迷雾重重。好在爱总是可以突破一切——清朝开始,我国的个别地方就已经盛行同性结婚,比如1991年福建有一对同性恋公开举行民俗婚礼。

当面对同性恋这种对于大多数人未知的感情时,虽然关系着一部分人的人生质量和幸福感,但可悲的是更多的人只是问是什么,而不是问为什么,更谈不上可以做什么。

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柯南·奥布莱恩给海地新颁布的关于同性恋的法律点赞。

同性恋婚姻在德国合法。

菲律宾的大嘴总统杜特尔特公开支持同性恋婚姻并保护同性恋者的权益,而且说了一句很走心暖人的话:(If that will add to your happiness, I am for it.)如果这样做能让你感到幸福的话,那么我就做!

也许有人会说,同性之爱是那么的勇敢,那么的纯洁,我想为TA们做点什么,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就像你走到公园长椅上一对甜蜜的异性情侣身边问有什么是我能做的,那么答案有且只有一个:离我们远点。

几百年来都没说清,就别再说了;几百年来就没压住,也不需要理解,只要让我们安静一会就行。

有人问,同性恋的人数有多少?也许永远也没有一个接近确切的数字,有的人在上学之后发现自己有点不同,有的人在工作之后发现自己不同,甚至有的人是在结婚之后发现自己的不同,这样一来,数字永远都无法确切。

你说你很直,一点也不弯,那也许只是因为你还没遇见那个TA吧。

关于异性之爱,说的再多也嫌少,说的再少也嫌多。

异性之爱的前方越来越光明,在越来越多的TA们手拉手走到阳光底下的同时,我们也会发现身边的TA们越来越多,就像看一个普通人在河边抽烟一样,让他们一闪而过。

如果TA 们是你的朋友,显示出自己对他们勇气的佩服和祝福就可以,足够。

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因为往小了说,不要轻易的失去朋友,往大了说,不要阻挡历史的前进。

(完)

www.0755tz.com:深圳同志网 » 所谓同性之爱就当是吃了转基因禁果吧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