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同性恋】打了1年诉讼的他 诉尽日本社会歧视同志的真相

2017年3月,东京地方裁判所一宗台湾人与日本入出国管理局的诉讼,揭开日本性别平权运动的新页。24年前为爱滞留日本的台湾男性G先生,为争取平等居留权向日本入出国管理局提出违反日本《宪法》「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精神的告诉。诉讼至今已超过1年,儘管至今未有突破进展,但G先生的故事不仅成为日本同运团争取性别平权的重要桉例,日本推动《特别配偶者法》立法的团体也在今年1月发起请愿活动,呼吁日本政府给予在日跨国同性伴侣特别居留权。

曾经在台湾封闭社会中压抑生活的G先生,24年前在日本与伴侣相识之后决定共同生活,自此开始了他没有合法身分、更无法享有基本法律权利的生活。2013年,G先生在爱滋支持团体与人权律师的建议下,向日本政府申请「在留特别许可」,却在2016年遭入出国管理局以非法居留为由发出强制驱逐令。

基于异性伴侣在类似情况下,通常能够以「事实婚」为基础,获日本政府给予特别居留权,然而G先生却因为同性恋身分而无法享有同样待遇,因而在2017年向法院提出告诉,指入出国管理局的强制驱逐令违反日本《宪法》中「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精神。

日本首宗同性伴侣权利诉讼

这起诉讼是日本史上第一宗同性伴侣透过司法途径争取平等权利的桉例,由于判决结果与是否承认同性伴侣是否适用「事实婚」认定,效力堪比释宪,因此日本司法体系极度审慎,对日本法律及性别平权运动更是意义重大。经过去年以来数度开庭,截至今年2月最近一次庭审之后,诉讼仍无进展。

协助G先生进行诉讼的人权律师团、学者,以及同志平权支持团体,一年来数度举办声援活动、法律讲座及研讨会,除了其他面临类似问题的在日跨国同性伴侣受到鼓励现身分享经验并相互支持之外,针对G先生及其他在日跨国伴侣面临的特别居留权限制,日本「特别配偶者法全国网」在今年1月发起「发给外籍同性伴侣特别居留权」的请愿,要求日本政府正视跨国同性伴侣的平权问题。

事实上,日本相关团体早自2010年即着手进行《特别配偶法》立法游说,希望推动建立同性配偶的法律地位与权利保障。而在「特别配偶者法全国网」发起特别居留权请愿书中明确指出,G先生的桉例首度从宪法角度提出质疑,日本现有相关法律未能保障同性伴侣基本权利,违反「人人平等」的基本精神。

日本同运团体发动请愿

「特别配偶者法全国网」更在徵集诉求中说明,在日跨国同性伴侣无法透过婚姻或伴侣身份的认定而享有平等居留权,使他们在工作及生活上都面临极大困难;为了使日本政府了解此一问题已不容忽视,这项活动意在徵集更多与G先生面临同样问题的在日跨国伴侣,以集体形式向日本政府提出发给特别居留权的诉求并进行游说。

儘管法界、学界及人权团体积极奔走,加上包括台湾及世界相继有国家逐步朝承认同性婚姻推进,然而G先生桉进行1年多来,日本社会对同性婚姻的观念仍然极为保守。在G先生的诉讼中,日本政府方的答辩理由便始终坚持,「日本民法上不承认同性婚姻,即使考虑与日本伴侣的关係,也没有非保护的必要性」。

只给外国使节特权?

而去年11月,为了天皇与皇后的宫中晚宴如何应对非合法婚配偶的国宾一事,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竹下亘便公开发言,反对外宾宫中晚宴携同性伴侣出席,引发外界哗然。为了灭火,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12月22日在外务省举办天皇庆生会时,首次邀请外国驻日大使馆干部的同性伴侣出席。然而对照一般跨国伴侣仍无法获得居留资格,更无法受到日本法律保障,日本外务省的作为更被诠释为只愿意给予外国使节特权,而非正视一般人的基本权利,反而形成另一种歧视。(…G先生:我们曾想过一起轻生)

https://www.ku1069.com:深圳同志网 » 【台日同性恋】打了1年诉讼的他 诉尽日本社会歧视同志的真相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