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同性恋秘史

俄罗斯曾经是世界上对同性恋最友善的国家之一。

西欧邻国一度以 “鸡奸之地”抨击俄国当时的风气,许多其他国家的LGBTI人群前往那里过上了许多年自由自在的生活,直到整个人类的历史进入了最为动荡的那段时期。

在20世纪20年代,俄罗斯甚至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考虑允许同性婚姻的国家。

在沙俄或苏联,女同性恋从未成为犯罪行为。另一方面,男人之间的性行为则遭受了各种敌视与迫害。

15世纪和16世纪的东正教教会认为,男人与男人发生性行为是罪孽。但即使如此,信徒也可以通过忏悔来赎罪,而且很少会受到惩罚。

直到1716年,当彼得大帝决定西化整个帝国时,才有了禁止鸡奸的法令。他在军事管理条例中加入了一条反对“男人与男人同床”的纪律,它适用于陆军和海军。同性恋性行为会遭到鞭挞,而强奸男性的行为最严重会被送上绞架。

1832年,俄国又颁布了一项鸡奸法,违背该法的平民会被流放或驱逐到西伯利亚四至五年。

即便如此,对同性恋而言,沙俄仍然比西方诸国更为温和。相比之下,英格兰在1805年和1835年吊死了55名男同性恋者。

在1903年对刑法进行改革之后,大幅减少该法律设置的监禁时间:最多不超过半年。而在实际司法操作上,相关起诉很少,同性恋亚文化在角落里蓬勃发展。

在这段时间里,俄国最伟大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因为同性恋行为而面临牢狱之灾。但由于他的名望而被网开一面,毕竟,逮捕文化领域的民族英雄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在他去世后,关于他的取向被人为掩盖过去。

Nadezhda Drova是出生时性别身份为女性的,并在1807年为了抗击拿破仑的入侵而穿上军装走进战场的人(俄罗斯的花木兰)。当他们的性别被发现后,将军们向他们表示祝福。这被看作是“爱国主义”的胜利。

1906年,第一部团圆结局的同性恋小说Wings在欧洲各国出版。

“人们普遍认为,在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中,像在俄罗斯一样,同性恋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牛津大学现代俄罗斯历史教授Dan Healey解释道。

“当你进入革命时期,执政的社会主义者就继承了欧洲社会主义的观点——其中包括取消反对同性恋的法律。”

1917年,所有反对鸡奸的法律都与沙皇法典的其他部分一样被废除。

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善待双性人被视为人道主义政府的义务。医生根据临床判断帮助他们选择特定的性别。

“苏维埃在这方面是进步的……而且性别方面的政策相当宽松。”Healey补充说,“西欧当时是反对手术调整的。”

“莫斯科稍有不同,当权者对性少数群体抱有矛盾的看法。一方面,它不希望存在反对鸡奸的明文法律,但另一方面,也不接受性解放。识趣的同性恋者明白他们必须低下头。”

像索菲亚·帕诺克这样的传奇诗人,她的许多女性仰慕者都表现出了某些男性化的特征。实际上,在苏维埃 20和30多岁的女性穿着男人服装,被认为是一种可以接受的方式。

“如果你是一名解放的苏联女性,你可以穿得更像一个男人。它更符合革命思想,所以女性同性恋者在这个时候获得了优势。”Healey说。

帕诺克的诗歌无关政治。在30年代初,大型私营出版社被查封,你只能通过官方渠道出版自己的作品。

1929年9月,公共卫生官员、精神分析师和医生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同性恋的问题。

“他们在会议记录中写道,有人提出意见,类似男性的女性应该可以与她们的女性伴侣结婚。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提出了一种同性形式的婚姻。这就是革命激发的想象力。”

表现战士情谊的接吻礼,苏联时期海报

但随着约瑟夫·斯大林的崛起,边缘人群的灭顶之灾也随之而来。

Healey指出:“1933年,由斯大林领导的苏维埃政权最高层之间进行了一次对话,巩固了他的权力。城市中存在危机,因为没有足够的房屋和食物,他们试图清理每个城市中的不安定因素。

“有高层指出同性恋男子似乎非常团结,他们建议制定一项反对鸡奸的法律,以便可以将这些人送进监狱。斯大林热烈地表示了赞同。”

来自苏格兰的共产党员和记者哈里·怀特与他在莫斯科伴侣于1933年冬季第一次被警方逮捕。他写信给斯大林抱怨新法律。

“他的信有4000字,讨论斯大林对马克思主义犯下的教条错误,并且论证了同性恋者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意义。兼具学术和激情的论点。”教授补充说,“斯大林没有直接回应。不过,他在信件的空白处写下了‘堕落者和白痴’的批语。”

苏联领导者让怀特离开。记者回到苏格兰,并在那里发起左派运动。

在古拉格的苦难

在此期间成千上万的LGBTI人被送到了古拉格,那是西伯利亚拘禁劳教所,大部分人被冻死或饿死。

那些奇怪的男人和女人在那里非常醒目。幸存者写道,女性经常表现出坚韧的气质,充当同伴的保护者。情感细腻的男性会成为令一个更男性化的男人的’搭档’。

Vadim Kozim是苏联的流行歌星,他在20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创造了17项销量记录。他是一个浪漫的男高音歌手,处于非常政治化的音乐环境中。

他涉及“男性友谊的重要性”的歌词触犯了禁忌被送往了古拉格。在斯大林死后,Kozim一度复出,直到60年代因同性恋行为被捕入狱。

双性恋电影导演谢尔盖·帕拉杰诺夫因为因为其先锋和大胆的艺术电影而激怒了领导人,他名留影史的杰作《石榴的颜色》超出了当时社会的底线,影响了年青一代的思维,因而上了政府的黑名单。

像世界各地一样,20世纪80年代在俄罗斯爆发了LGBTI运动。随着改革到来,俄罗斯人发出了他们的声音。

1993年同性恋合法化。

但随后普京时代打断了整个进程。酷儿报纸消失,社会恐同情绪愈演愈烈。审查制度不断发展,最终导致2013年颁布了“同性恋宣传”禁令。

LGBTI一直是俄罗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俄罗斯文化不可分割的元素。

“柴可夫斯基是同性恋。索菲亚帕诺克是同性恋或双性恋。文化,文学和历史的其他部分也有很多例子。”

Healey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俄罗斯压制同性恋的行为绝对不会成功。有些事情总是会以某种方式重生。”

有删节

本文译自 gaystarnews,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www.0755tz.com:深圳同志网 » 俄罗斯同性恋秘史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